1. 沃财富首页
  2. 股票

众泰债务危机引发冲击波 上千员工外出打零工

众泰债务危机引发冲击波 上千员工外出打零工

李小平/摄 吴比较/制图

证券时报记者 李小平

浙江永康,从事小五金的中小企业云集,被誉为“五金之都”。如今,一件不太寻常的事情,正在引起当地商人的关注。

证券时报·e公司记者获悉,当地的中小企业,近期频繁接到地方税务部门的查税电话。他们将事件的源头指向汽车大佬应建仁债务危机引发的连锁冲击波。

白手起家的应建仁,堪称浙江“明星企业家”,旗下的铁牛集团,手握*ST众泰(下称:众泰汽车)和铜峰电子两家上市公司。为何当地人将税务部门查税与应建仁联系在一起?铁牛集团正在遭遇一场怎样的危机?对此,证券时报·e公司记者前往漩涡中的永康进行了实地探访。

生产车间已贴上封条

众泰汽车总部所在地永康市,以小五金生产最为知名。众泰汽车的实际控制人应建仁,1992年创办的永康市长城机械五金厂,就是从事小五金产品的生产。公司门前宽敞的省道,亦称“长城大道”。

控股众泰汽车的铁牛集团是永康的明星企业和纳税大户,常年名列永康市纳税榜单前列。2018年,铁牛集团凭借超过10亿元的纳税额,占据着永康纳税百强榜单首位。当地政府对众泰汽车也是“宠爱有加”,曾与众泰汽车一起谋划了五年的发展规划,目标指向“千亿级”产业。

不过,这家永康的纳税龙头,如今却成了当地人茶余饭后的谈资,“铁牛集团现在不行了,地方财政压力大,对中小企业偷税漏税行为排查力度明显增强,包括一些未开展实际业务的空壳公司,近期也频繁接到税务部门的电话。怕麻烦,更担心查税。所以,有些永康人,近期正忙着注销公司”。

作为永康市的明星企业,众泰汽车在永康家喻户晓。就连出租车司机,都能与乘客聊上一段众泰汽车的陈年往事,“前几年跑的士,从高铁站下来的客人,很多是专门跑众泰业务的。现在不同了,随便一问,十有八九是问众泰要债的。”

与很多企业不同的是,众泰汽车的永康总部大门,连一块公司牌子都没有,一头体型硕大的铁牛,似乎在告诉来往客人,这里就是铁牛集团(众泰汽车控股股东)所在地。

处于非常时期的众泰汽车,对外面到访人员格外警惕。如果没人接应,到访的外来人员就别想踏入众泰的大门。不过,种种迹象显示,众泰汽车正处于生死边缘。

众泰员工告诉证券时报·e公司记者,“原来,在这里有5000~6000人上班,现在估计也就剩下一两百人了。除了有些机器必须24小时运作的,其他生产车间早就停了。现在还在上班的人,都是些保安、环卫、行政等人员。”

“别说今年这里没有开工过,实际上去年就一直没有正常生产过。”众泰员工称。

与之呼应的是众泰汽车急速滑坡的生产销售数据。公司6月22日披露的年报显示,2019年,众泰汽车合计生产汽车16215辆,销售汽车21224辆。2018年,众泰汽车合计生产汽车142952辆、销售154844辆。换而言之,2019年度,公司生产汽车和销售汽车,同比下滑均超过八成。

众泰汽车永康总部,占地面积数千亩。工厂与外面的马路,隔着一米多高的围栏。绕着众泰汽车厂区走一圈,大概需要半个多小时。

在走访过程中,证券时报·e公司记者发现,众泰汽车总部的生产基地,显得异常安静,既看不到厂区走动的工人,也听不到车间轰隆的机器声;验车的跑道上,也没有一辆车;堆放在露天场合的铁架,有些已经锈迹斑斑。

去年国庆前后,关于众泰汽车倒闭的传闻甚嚣尘上。但是,就在那个非常时期,当地媒体放出喜讯——“2019年10月11日,众泰汽车众泰T600出口专用车型投产仪式与智美中国车品鉴会在永康总部举行。截至目前,众泰T600出口专用车型订单已达到5000余单并在持续增加。”

现在看来,当时的众泰T600出口专用车型投产仪式,更像是众泰汽车在非常时期的“做秀”。

在走访过程中,记者透过围栏还发现,靠近马路一处生产车间的玻璃上,还贴着一些盖有红色印章的“封条”,落款日期为2019年12月20日。

上千员工外出打零工

长时间的停工停产,自然关系着众泰汽车员工薪酬。证券时报·e公司记者问及工资是否正常发放,不少众泰员工满肚子苦水:

“去年还欠着两个月,你说几个月了?”

“2020年没有发过工资,就连2019年11、12月份的工资,至今也没有发放。”

“网上的工资单上,可以查到公司每个月应付我们的工资,但就是一分钱都没有到账。”

“老板这一点做得不对,连最基本的生活费都不发放。员工也要生活,有些人还有房贷、车贷,甚至子女还要上学。最起码得说一下兑现的期限,但什么说法都没有,目前完全是一种放手不管的状态。”采访过程中,一位众泰员工对记者吐槽。

长时间拖欠工资,工厂又不上班,众泰员工如何生活?对此,有众泰员工告诉证券时报·e公司记者,“都在外面打零工!少说也有上千人,有跑外卖的,送快递的,摆地摊等等。外地员工也是这样,工厂还有宿舍,他们白天外出打零工,晚上就回工厂宿舍住。”

数公里外的众泰汽车零配件基地,也同样如此。也许是长时间没有开工生产了,工厂的墙角,都长满了杂草,看上去有一两尺高。厂区一块靠近马路的空地上,还种着各种蔬菜,看上去郁郁葱葱。

由于看不到希望,部分众泰员工已经选择辞职走人。在走访过程中,证券时报记者遇到了数位众泰汽车驻外人员。因为长时间欠薪,他们此行目的就是找人事部办理离职手续。但由于这些驻外员工属于新鲜面孔,也被执勤的保安叫住。

众泰员工对证券时报·e公司记者称,“目前,公司不说裁员,也不说放假多久,就跟大家耗在这里。主动裁员就会涉及补偿,一些工龄长的员工,可能是希望拿补偿,所以没有走。工龄少的员工,部分已经主动选择辞职走人。因为不辞职的话,接收的单位也没法给你缴纳五险一金。”

因为欠薪问题,众泰汽车的分公司出现过风波。记者了解到,今年4月,众泰汽车杭州下沙基地,百余名众泰汽车的员工,前往杭州钱塘新区劳动局维权。近日,众泰与百位员工签署仲裁调解书,6月30日不发薪或面临强制执行。

另外,众泰新能源汽车长沙分公司近日发布了全体员工顺延放假的通知,放假时间是2020年7月1日至2021年6月30日。同时,该公司还鼓励员工主动离职,并给予一定的鼓励资金予以补贴。

从永康首富到“老赖”

工厂停产,债务缠身,应建仁沦落到今天,部分众泰员工对此感到惋惜。

一位年长的众泰老员工,手指着一堆烂铁架对记者说,“问题出在哪里,我们也不懂。但公司管理方面,确实存在着问题。就拿这些铁架子来说,几百块一个,都是崭新的拉进来的,但从未使用过。如今日晒雨淋,都已经生锈了,可惜啊!”

草根出身的应建仁,本可能和祖辈一样以打铁为生,不过在改革开放的浪潮下,他毅然投身创业大潮。

1992年,应建仁用自己多年奔波攒下的所有积蓄,加上亲朋好友借款共筹得8万元钱,投资办起了永康长城机械厂,主要靠生产小五金业务起家,随后业务又延伸至汽车摩托车配件行业。

4年后,应建仁与其妻徐美儿共同出资组建浙江铁牛实业有限公司,主要经营汽车配件、钣金件等,为上海大众、上海通用、通用国际、江淮汽车、昌河汽车等诸多汽车品牌提供零部件配套服务。

随着企业不断发展,应建仁开始进军资本市场,2003年收购金马股份,2007年又收购铜峰电子。从此,应建仁的铁牛集团,正式成为拥有两家上市子公司的民营企业集团。

永康众泰汽车有限公司的借壳上市,更是将应建仁推上事业新高。2017年,应建仁、徐美儿夫妇凭借140亿身家,位列胡润百富榜第239名,成为名副其实的永康首富。

众泰汽车永康总部,占地面积数千亩,是众泰旗下多个车型的生产制造基地,其中就包括众泰“王牌”车型T600。数据显示,2014年众泰汽车累计销售新车16.6万辆,其中仅众泰T600一款车型就卖出6.4万辆,冲入全国SUV销量榜前十。

众泰汽车的员工回忆,“大概2015~2016年,众泰汽车火的时候,每天从这里拉出去的车有500~600辆,提车还要靠关系。工厂四周的马路上,都停满了前来提货的拖挂车,有些要等上好几天才能拿到车。”

成在汽车,败也在汽车。年报数据显示,2019年众泰汽车巨亏112亿元。即便亏成这样,会计师事务所依然出具了一份“无法表示意见”的审计报告,还有董事称财务数据“不保真”。

如今,置身众泰汽车的生产总部,呈现在记者眼前的是冷清的空旷大街,很难想象这里曾经的繁华。

数据显示,截至2019年末,众泰汽车流动负债合计136.65亿元,其中短期借款增至47.72亿元,同比增幅达到121.34%。而公司的流动资产降至119.85亿元,同比减少了31.85%;货币资金降至21.98亿元,同比减少了约50%。

众泰汽车上述的借款,部分负债已经逾期。年报显示,截至审计报告日,众泰汽车逾期未付2019年的短期借款金额为2.68亿元,逾期未付2019年的一年内到期的长期借款金额为2.96亿元,公司逾期未付2019年的应付票据金额为3.52亿元。

受债务危机影响,2019年公司作为被告/申请人发生的诉讼仲裁共489起,主要涉及借款合同纠纷、买卖合同纠纷、承揽定做合同纠纷、广告运输合同纠纷、劳动人事纠纷等,累计金额30.42亿元。

天眼查显示,应建仁已被法院列入限制高消费人员,立案日期是2020年3月;而在2019年10月,应建仁还被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。

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不构成投资建议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发布者:股票,转转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wocaifu.com/?p=181606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
分享本页
返回顶部